在线杏儿性感拔头发

请点开!

努力成为东亚刀王!爱磕刀(超级喜欢小学生的玛丽苏ooc黑化文~)

混d5,小英雄,阿松!跳坑贼快(瑟维我男人)
d5杂食,小英雄主磕胜出,轰出胜,上耳,切上等
累出茶,胜茶。

然后,我想要日爆瑟维

欢迎来找我闲聊嗷!

森林中的恋人

    *ooc!
      *鹿幸
      *  双视角(有一点点

    “班恩...?”缩在被子里的幸运儿探出一个头,打量着面前的人。身前的人,伤痕累累。枪伤,鞭伤,刀伤,以及被硬质物体撞出动乌青块。“你怎么了?!怎么会...”班恩摇摇头,示意没有什么问题。“不用勉强自己,我来给你清理下伤口”幸运儿,从床上下来,拿起药水和棉花小心的给面前的人擦拭着伤口...

  他没有名字 他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来,似乎像是凭空出现的,记忆的开始,是在一片丛林之中,周围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恐惧,寒冷的感觉遍布了全身,开始不自觉的打颤“哈,好冷...有人来救救,我... ...吗”虚弱的身子倒在了森林里。

  “要救吗?万一是演戏的呢,人类都善于伪装,也许我不该被他的外表所欺骗,不过,他的脸色很苍白勉强信任一次吧。”经过心理多数的争辩后,他抱起了他,待会了自己的小屋,熬汤,煮药。该如何对待病人的他都照做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如此相信眼前的金卷发男孩…鹿头的面具已经无法摘下,任何人估计都会会被吓到忘恩负义的想方设法的逃离吧,已经习惯了,不如说是不需要报恩了,滚齿他的地盘是最好的选择。他只希望这个弱不禁风的小男孩可以自己离开这里。

  

  “哈,头好晕...”男孩缓缓从床上做起来,捂着头适应着刚刚起床的不适感,“这里是哪里?我还活着...?”看着周围陌生的小屋,和柔软的被子,包括身边刚熬好的药。是哪个好心人呢?他这样想到。知道鹿头男人打开房门,答案都揭晓了。

  两人对视了几秒中,“你... ...”不逃跑吗?还没有说出口便被人抢先一步提问“是你救了我吗?谢谢你!我可以帮你些什么吗?”谢谢?帮忙?已经很久没有听到有人会这样对自己了,班恩这样想着,有的时候连话都不会说了,因为没有人愿意和他交流“怪物”这个词他认为是比喻他的,已经习惯了...

  “叫,什么,名字?”班恩断断续续的说道为了不吓到面前的男孩,外表凶猛但实则内心相反,如同森林女神那样细心的心灵,并没有夸张讲诉,事实便是如此。男孩挠挠头,不好意思的回答道“我...也不知道我叫什么,也不知道从哪里来。”柔顺的金发,就像天使的发质一般,如果他是凭空诞生到人间,被“善良的怪物”所收养,那么他一定是非常幸运的了,有什么比可以保护自己的“怪物”更安全呢?

  “就叫你幸运儿吧”“好啊!”回答出乎意料,本以为他会嫌弃,但却没想到很爽快的答应了。“你,不怕我?”憋在心里的话吐露出来,不知道是好还是坏,班恩还是第一次不想被人讨厌准确来说他有点不想知道答案,他...怕失去。“不怕呀,我的救命人我是不会怕你的!以后请多指教了。”幸运儿向他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明明是我救了他,但为何我感觉是他就了我呢?班恩的心跳得很快,比平常要快。“好人有好报,也许我今天真的理解到了这个理吧”班恩轻声说着,把幸运儿身旁的汤端给他“来,喝了,你的身体会尽快好起来的”“谢谢,啊对了我会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的名字?如果听到了我的名字他会觉得和我完全不符合吧,一定会嘲笑的...算了,当作一次信任吧“班恩,我叫班恩”

  幸运儿愣了愣,笑了起来“噗哈,班恩先生的名字还真是和本人一样温柔呢!我很喜欢班恩先生”喜欢,第一次,有人这样说,他,是天使。是大自然的恩赐…

  “你也是,我也很喜欢你”班恩客气的回复了幸运儿。幸运儿低下了脸,在班恩看不到脸的角度,他脸红了。

  昏迷在森林里的人,爱上了救助他的人。双方就如同是大自然精心捏造的,两人缝缝补补,互相依靠。只是这份心意,他们各自意识到这份心意了吗?

  

  -----------------------

  “班恩先生有什么要帮忙的吗?”幸运儿拿着洒水壶,拍拍班恩的肩,想要帮助他些什么“帮我把后院的花浇一下水吧”班恩指着后院,那里的花虽然都是些野花没有什么品种的,但都很好看,应该说是班恩和幸运儿培养的好。“对了,我今天可能会晚点回来...”幸运儿顿了顿,他不希望班恩出什么事“啊,有外侵者?”“是的,放心我会没事的”

  班恩说着没关系,但是自己也不知道会不会没事 他每次都会拼了命的守护这片土地。幸运儿嘴张了张但依旧什么都没有说‘别走’说不出口,也不能说出口,他知道这里就是他们的家,唯一的家,更是班恩生命的一部分,这也是班恩的工作,他不能干涉,不能阻止。能够做到的,只有祈祷。‘请这片土地的神明保护班恩先生’幸运儿双手合十闭眼,小声低估着为班恩祈祷。

  “咔嗒--”在不经意间,班恩出门了。他每隔两天便会出去巡逻一次,无大碍都会带着幸运儿,但这一次他没有,森林守护者的感官都很敏锐,他能感受到,有不怀好意的侵扰者来了。“ 班恩先生…”幸运儿拿着水壶的手更加用力了起来,下唇被咬出血印,为自己的懦弱,娇小而感到气愤,他更希望可以帮班恩更多的忙,而不是一味的被照顾。

  
  -----------------------

  “嘿嘿这里风景不错啊!咱们要不带在这野营?”一个类似于高中生样的身穿橄榄球队服健壮男子说道

  “喂,威廉你可别忘了,我们来这里是为了捕猎” 拿着麻醉枪和猎枪的女人示意他不要忘了自己的目的

  “是啊,玛尔塔美女说的多对~你看看你神经大条的”这位身穿西部牛仔风的男人背着绳索准备随时随地套住猎物

  ‘还有......’班恩做着分析,回头往后一退,刀刃从鼻子尖划过‘你,一个退伍的佣兵’对方看起来都是不好惹的货色“反应还挺快,只可惜体格太大”佣兵吹起口哨 示意同伴这里有猎物

  “嘿 萨贝达那里有情况,咱们赶紧过去吧…”

  “看我的,来给它个措不及防”高中生抱着个球迅速冲过去,直冲冲的装在班恩身上“呃...”班恩捂着脑袋 试图赶紧让疼痛消散,疼痛刚刚消散鹿角便被勾住,随感觉到有什么锋利的东西划在了自己的手臂上面。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些入侵者们终于被他赶跑了。他也半死不活的回到了家,他坚挺的站着,不让幸运儿太过于担心。

  “班恩先生!”看到回到家的班恩,幸运儿先是开心,再是心疼“一定很疼吧,你赶紧躺下,我给你处理伤口!”伤口遍布全身,但是都避开了致命的位子,尤其是那些刀伤‘谢谢...’感谢他们留了一命

  

  -----------------------

  “你,放水了”“嗯,我觉得他很拼命的守护这里,一定是有什么原因,所以留了一命”他拽了拽兜帽,头低了下去“给他个教训 叫他个头那么大”

  -----------------------

  “我喜欢你,幸运儿”班恩举着一束野花对着幸运儿单膝下跪“我不会说什么情话,但我知道我爱你”坚定的眼神,让人一眼就能看出他的忠诚“虽然,我们是同性 但我 忍不住爱上你”

  “噗,我也喜欢班恩先生!”幸运儿笑了笑上前抱住班恩。

  “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幸运儿吗?因为遇到你就是我的幸运星”

  森林里住着一对恋人,他们很相爱,懂得彼此。

  那是一个“怪物”和一个金发男孩的故事。

  -----------------------

  那么,你对这个故事满意吗?

  -----------------------

  感谢看到这的你们!!这里第一次写鹿幸,写得超烂哭哭

  

《不一样的你》——杰佣

  

  *ooc 

  *杰克视角

  

  佣兵奈布萨贝达?看起来是个有趣的人呢。左手拿着精致的玫瑰刻印茶杯,右手拿着借来的求生者资料

  第一眼这就是醒目的一句话“廓尔喀弯刀不会向同伴挥去!”既然是在这不平衡的庄园,居然还会有这样的自述啊,真是有趣。

  “那个佣兵太皮了,每次都挑衅然后就上头,真是受不了”“根本钩不住啊!”真的那么厉害吗?真想看一看啊...尖锐的指刃在空中挥舞,迫不及待的想要遇见他。不知道在雾区可以待多久呢?

  

  哼~哼哼哼~哼着小调,坐在皮质座椅上,等待着求生着的来到,今天会是哪些人呢?过了没多久,便有求生者来参加这一次的“狂欢”医生吗?哈,还真是个烦人的角色…得尽快铲除啊,空军…啧,还真是麻烦得带“兴奋”了吗…慈善家,我隐身了基本照不到还算个没用的家伙。思考着怎么对付这些人但是总觉得漏了一个,撇头再去看,一个坐在最边上的人…

  带着兜帽和旧伤,没有见过。看样子应该是佣兵?今天的运气不错呢,居然“梦想”成真了。让我来看看,你真的像他们口中那样吗?过会就可以揭晓了。

  居然是新地图“月亮河公园”吗,我倒要看看他在这种环境下会如何

  跨大步伐往各个电机的方向走去,也同时期待着雾区的出现,真是奇怪啊,明明已经到了雾区出现的时间了啊,但是为什么没有呢?话音刚落,不远处出现了雾区,不在电机附近。是在玩吗?走到雾区附近,听到了旋转木马的声音

  “喂,你们快来玩啊!”“克利切也要!”“给我修机啊,还不知道是不是佛系呢”“……”

  在远处便听到了求生者的声音,噗真是有趣,如此掉以轻心,如果我不陪他们玩呢?会怎么样?抱怨,沮丧 还是?对我来说都无所谓,只有杀戮,躲避才是这个游戏的机制,可想而知这些人把这场游戏当作儿戏来玩了。

  也好,还很省力。

  

  “呃啊!”医生恐惧震慑,这是惩罚哦,艾米丽小姐,谁叫你如此贪玩呢?把人拴在气球上面走向狂欢之椅,哼哼~哼~下一个会是谁呢?远处有光,是慈善家的灯光吗,看来是想“照瞎”我来救人啊。不过,我隐入雾都,你可还知我在何方?失去了目标 只有心跳还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一脸“对方去哪了”的茫然表情可不行哦,皮尔森先生,雾区出现了,雾刃足够让你陪葬在这。左手用力向前挥去,面具下面得意的笑着,看来要集中了呢~

  一道红光闪过来“呃…”打到佣兵了?这个预判不错啊,医生被救下来了,还剩下三台机。难怪刚才没看到他,原来一直在默默无闻的修机啊。还真是让我有点惊讶呢奈布萨贝达。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什么时候来的呢?玛尔塔小姐…开启“兴奋”刚好附有火焰精灵的枪对我无效,只是红雾有点碍眼罢了

  

  医生这一次该回去观战了啊,刀刚要挥舞便被一个声音吸引住了“喂,追我啊!”转头一看,是一个已经在板区等待的佣兵,哈哈哈真是有趣啊,我还没见过这么对监管者说话的人了“萨贝达先生你还真是有趣啊”慢步过去 现在觉得如果可以留住他,其他人便可以不管了。对方愣了愣“我和你熟吗?”我并没有答复,从这场比赛开始,你我便是熟人了。

  居然还站在我面前,不怕么?那如果雾区出来了又会怎样呢?还真的是有些期待呢。“喂,这次杀了我他们就放走吧”?听到这句话,愣了一下,一时有点不敢相信这是求生者的话。我看见的那些只有落荒而逃,不惜丢下同伴。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啊“可以,萨贝达先生”

  对方敞开双臂“你懂你要做什么了吧?”这还真的是第一次那么不想挥动指刃呢,不过既然是你的意愿,那么…

  “你为什么会说出那种话呢?”看着在狂欢之椅上的人,心里居然会有些难受。喂,杰克你可是个开膛手啊…这一次是杀一放三啊,肯定会难受的。不,不对,不是因为这个“喂,下次你可以不用这么做,谢谢你这次配合”他笑着那么说“他们赛前说,这局如果是月亮河公园要好好玩…估计你没看到吧?”说完他便低头,你也很想玩的吧…但是为了哪些不让人省心的队友只能和我做协议了么。

  不过,队友上椅了,还能继续玩的话,这种人还不如杀了呢,真是不想放走啊…那一瞬间,我便觉得如果放走你我心甘情愿。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呢?估计是觉得他有趣吧,或者…我自己也搞不懂的感情

  【大门可开启】

  “他们应该玩够了吧…”他抬头看向了一个大门的方向“下次,我带你玩吧”不敢相信自己会说出这种话,“哈?”他也不敢相信,但是心里就是很想说出来。时间到了,他观战了…还有很多话还没有说呢,算了下次也可以说。

  这局 投降吧,已经没有意义了。

  医生:杰克后半局都不在啊!

  慈善家:是啊,克利切玩了一整局呀!

  呵 真是不知感恩的家伙

  【奈布·萨贝达离开】

  【杰克离开】

  玫瑰手帐...这东西已经放着有灰了,也许偶尔带着也不错…“叮咚”这个点会有人来吗?

  求生者...是萨贝达先生?“请问…”话语被打断了“这个 给你擦指刃的,我走了”啊…还没来得及道谢呢,害羞吗?玫瑰红的,还真是和手帐配啊。噗,您真是太可爱萨贝达先生。

  很期待下次的见面哦。萨贝达先生

  

冲鸭!!

冠冕堂皇:

50热度亲身经历的小短篇是杰佣的,高甜的那种!!!
100热度下一回更新直接发表三篇
作为鸽手真的是不容易了(猛男流泪)
150长篇云霄飞车,打底1000字(肉渣真的是绝命挑战了)
250热度杰佣连载同人文,长篇原创,剧情+车+糖,说不清楚反正不会很差!(我用头发誓)

❗永久有效❗
真的一点不慌,因为第六感告诉我——撑死到25热度(抱头痛哭)

冲鸭!

此示_禁止转载:

好像可以转载了呢

普通品质黄老板:

就挂到12点。
十张车只画杰佣/黄佣(苍蝇搓手.jpg)无码的。

ps已经开放转载,我要看看谁敢安排我吸吸。

《烟火宴会》—欺诈 大红袍×天青石

*采取了冬菇和文沫太太的二创设定

*文笔渣

*大红袍和天青石的视角,会有其他的嗷!

*是糖!


以上可以接受,看下文:

  今天又是平静的一天,克利切家的海盗依旧和婚礼和庆典出海;绿翡翠依旧出去勾搭别人;紫石英也蹲在角落自责...画室也依旧在揍白金

  天青石?天青石当然一早就吃完两人份的早餐出去和大红袍约会啦!早餐是绿翡翠的,他更加早的出门。

  “大闸蟹!!”天青石挥挥手向大红袍的地方跑去“甜甜圈!!”大红袍也张开着手跑向天青石,就如同夕阳下的奔跑两人十分的默契,距离也是算的非常好,每人个跑十米就抱住了对方

  ”甜甜圈,你要看我新的魔术吗!!“”好呀好呀!“

  大红袍变出了几个小爱心,漂浮着,那里面是大红袍和天青石的合照,天青石愣了楞,”甜甜圈这个是草莓味的,你不吃吗?“天青石看着爱心,快速的摇头

  “克利切看到里面有大闸蟹和克利切!不...不忍心吃,克利切想保存起来!!”久违的不吃!!!他是天使吗?!我以为他会一口吃掉的!!这是什么天使??大红袍的内心咆哮。

  两个人紧紧拥抱在一起,不停的重复“大闸蟹嘿嘿嘿~”“甜甜圈嘻嘻嘻~”

  手牵着手去公园喂鸽子,坐海盗船(海盗:喂喂喂,来我这的真船啊!)玩激流勇进和过山车... ...


  美好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一眨眼已经7点了,“甜甜圈这附近的广场有烟火哦,而且好多卖吃的摊位。”大红袍低头看了一眼手表“离放烟火还有一个小时,去逛吗?”

天青石舔着冰激凌,冒星星的点头“好啊!有吃的,克利切一定会去的!”


  手拉着手,往广场走去。大红袍给天青石买了一个糖苹果,天青石一口直接把冰激凌吞掉了。“大闸蟹这个好吃!克利切也给你尝尝!”天青石把糖苹果放在大红袍的嘴边,大红袍舔了一口,回味了一下,托着下巴分析着“有点太甜了啊...甜甜圈你没关系吗?”天青石摇摇头继续舔“是我多虑了!我家的甜甜圈就是棒!!”

  说完把还在舔糖苹果的天青石抱起来举高高,给路人塞了一口狗粮。“大闸蟹,克利切有点累了,去占个地方休息一下吧!”“好啊甜甜圈~“

  广场中间有个平台是主持的地方,看来今天是有什么活动呢,没有座位,地上铺了一层地毯,很干净,是给人休息看烟火的地方,这个设计是希望能给人野餐看烟火的感觉吧...

  天青石和大红袍找了一个角坐了下来,静静的等待着烟火。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动,等待的人越来越多,大红袍也给天青石变了很多魔术,但是大多数都被天青石吃掉了。唯独那个爱心相册,天青石好好的放在了口袋里,准备回家放在卧室显眼的地方。

  支持人登上了平台,拿着话筒“感谢在场的各位来参加活动,那么今天是我们广场的三周年,所以打算弄一个烟火宴会~烟火还有10分钟就要开始放了!请大家找一个舒服的地方观看吧~”支持人把话筒放好。去找工作人员谈话了。

  10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很快烟火就要飞向天空,绽放最美丽的自己...

  “让我们来倒计时!”支持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十...九..”台下的人也跟着一齐喊,天青石也不例外,喊一个舔一口糖苹果“八...七...六...”大红袍牵着天青石的手也一起喊“五...四....三...二...一!”


  伴随着xiu的一声,烟火在天空绽放了,红的...蓝的...紫的....彩色的...白的等等都同时在天空绽放”哇!大闸蟹你看,有我们的颜色呀!”


  “是啊,很好看呢”大红袍看着天青石指的颜色“克利切要和大闸蟹在一起一辈子!这样就有吃不完的食物,和独一无二的大闸蟹啦!”天青石舔着糖苹果看着烟火,立下誓言。“瑟维,也会给甜甜圈变一辈子的魔术的~”


烟火下的两人亲吻着对方,手牢牢的牵,着可能是这幅场景最美好的画像了...“大闸蟹的嘴是甜的!克利切喜欢这个味道!!”

  “我也喜欢甜甜圈的味道哦~”


大红袍×天青石的视角完啦!这对超可爱!!可惜我写不出1551

感谢看到这的你们!爱你们!!

这个人我是笑了半天,这个人的黑化文,还不停哈哈哈哈哈来凑字数?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了

还有伪装大学生?给大学生丢脸呢...这个人次次都凑字数,然后一上来园丁发生了什么?告诉我???wtf来的太突然不知道怎么说了。

让大家来品品这个小睿智吧

《欺诈组的日常》③

*ooc
*文笔渣
*日常,短篇
*撞梗致敬

  【依旧是被发好人卡的一天】

  庄园今天的天气很好,太阳不是很热,反而风吹着挺凉快。在庄园的一个角落有两个人,一个人捧着一束花说着什么,另一个人则是在倾听...

  “克...克利切我”瑟维顿了顿,还是鼓起勇气说了出口“喜欢你!”他低下了头,怕被那个人看见自己脸红,像个小孩一样,对着自己喜欢的东西会开心到脸红。

  克利切看了一眼花“克利切也喜欢你哦!”瑟维愣了一下,克利切居然也会喜欢我?但是还没高兴起来就破碎了。

  “老神棍一直是克利切最好的兄弟!所以克利切也喜欢你!”嗯...?“兄...兄弟?”瑟维渐渐失去颜色,开始有了裂纹“是啊...啊对了!瑟维你的花好好看!我要拿去给艾玛小姐!谢啦”

  克利切抱着花就往艾玛那里跑去,留下瑟维一个人在文中凌乱,突然天空开始阴沉,开始飘小雨,仿佛代替瑟维流泪

  “怎么好好的下雨了啊?”“怪天气啊!”

  瑟维身上的裂纹越来越多,开始碎了。

  我想肛你,你却把我当兄弟?还发了好人卡和兄弟卡,花还给别人?不说了各位,咋们来世再见!

  “诶诶,瑟维你怎么突然上吊?快下来,兄弟别想不开”被克利切就下来又发了一张兄弟卡“别拦我!我今天就是要吊死在这!”

----期待下话ba!

瑟维每次告白都被发卡也是累啊...不知何时会成功呢?成功我写什么啊?(bushi

  这是我其中一个坑,随缘更(*ˇωˇ*人)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伙伴!爱你们ლ(´ڡ`ლ)

快递─胜出r18

上章卡肉十分抱歉!!补上了!!

*ooc
*情.趣.物.品

链接走评论!

如果求生和监管互换的话

是 @企鹅小梦 的点梗

可以说是很有意思了

然后ooc是肯定的 

一下正片:

  不知何时庄园主有了一些恶趣味,而这次则是更加的恶趣味了,上次是幸运儿女仆装,这次到时直接全体监管者和求生者互换了...有些”监管者“根本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就比如医生艾米丽吧,她是求生者的时候,技能是自摸,那么现在呢?那针管扎人??(渡我:让我来教你吧)  

  还有园丁艾玛,她的技能是拆椅子,那么这个呢?拿工具箱锤人?佣兵奈布也是很崩溃啊,他是钢铁冲刺,难道要靠这个来撞”求生者“?

  真的是很有趣啊,一瞬间”监管者“们都是去了梦想

  ”克利切..不想拿手电筒照他们..都是背对着克利切的,怎么照?“

  ”我难不成用魔术制造假象然后去追?不可能不可嫩“

  冒险家就在旁边笑笑,自己还要体验间谍的感觉。。变小刺杀..刺激!

  此时的”求生者“也是在奔溃边缘。”庄园主越来越会玩了啊“杰克拿着茶杯,”我拿着钩子跑还是什么?“ 我可能就是我来拖延,你们跑了吧“

”我的技能也只能在天空观战了“


  因为突如其来的恶趣味,”监管者“和”求生者“并没有一个人参加游戏,都被庄园主赶去参加游戏了

第一局便是,前锋监管者,杰克,小丑,蜘蛛,鹿头"求生者"

  ”我影身修机“”我来靓仔冲刺去看看他在哪个方位“

  ”杰克我也来修机""我也来了,先让小丑探探情况“鹿头和蜘蛛都走了过来

  因为蜘蛛是八条腿所以电机修的很快,但是鹿头手比较粗,经常爆米花。但也不见心跳,就算有也很快没了。

  10分钟过去了,只剩下一台机了,什么情况?靓仔一去不回,监管者也失踪了??

  然后派了矮小的蜘蛛区看看,回来之后蜘蛛挂着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你们自己去看看吧,我无话可说他们两个“

  两个人也过去看了看,靓仔和前锋在那里冲刺??比谁转弯,没转好就输了,什么东西??玩起来了???

  虽然可以很快就结束这场游戏,但是这两人很闲啊,可以说是”夫妻相“吗?

一场游戏总算是玩完了,其实靓仔和前锋拖了很长时间,靓仔最后一个转弯进了逃生大门。


  还好这个情况只持续了一天,不然集体逃离庄园...

  不过依依不舍的这有靓仔和前锋了,因为前锋是监管的时候,撞时候并没有小丑那么灵活,导致求生很快躲开了,所以只能和靓仔冲刺了,再加上球是无限的,可以刺激冲刺。

  但是回归正常之后,庄园主命令不可以放松...就不能吃冲刺比赛咯


到这里就结束了,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可爱们,爱你们!!

因为有冲撞的成分就打个tag了

梦的梗很棒啊hhh

其他的就暂时不写了,有缘在写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