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杏儿性感拔头发

请点开!

喜欢罗伊很喜欢先生我爱他!!

我是罗伊先生的爱人
他爱我,我爱他
我可以因为他而变
他在我心中
已经是神的存在
任何一个同好的存在都让我苦恼
何时,他是只有我一个人的呢?
啊啊,你让我沦陷,我爱你
隔着次元,隔着屏幕,我的心意你...听到了吗?
如果可以我喜欢能观赏一次你的魔术
为你鼓掌,对你说“我爱你”

↓正片
这里杏儿

努力成为东亚刀王。爱磕刀。

混d5,小英雄,阿松等等跳坑贼快,杂食(罗伊先生我男人)


超级爱罗伊!!不接受同过激瑟维吹。

感谢喜欢小可爱喜欢我,这一定是上帝的恩惠

是画的女儿!!(左手画残TT)
名字是梅洛·埃斯佩特(很中二的名字
是个小恶魔???

溜了💦

蛛机//女孩与布娃娃

  *ooc

     

       *设定,女演员瓦尔莱塔x孤儿院小女孩特雷西

       *小学生文笔(两千字小短文

      以上

     ----------

      曾经呢,有一位在孤儿院的女孩,没有名字,但是她的娃娃有名字,叫什么呢?叫做“小特”。“小特..小特你说什么时候才会有好心人来领养我呢?”每天都对着娃娃自言自语着,她很胆小,希望能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过上正常的日子,当然她也舍不得孤儿院的朋友们。

  缝纫是她的兴趣,是一个每天都会有的“课程”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灵感总是源源不断,“小特”的衣服也都是她制作的,只可惜,都是废料或碎布缝纫,裁剪,制成的所以质量很差,不过好看是好看。孤儿院的老板,克利切·皮尔森也会叫她给自己缝一下帽子,或鞋子。大家也都很奇怪这个孩子为什么会对缝纫那么在行?以至于,她除了这个没有什么特别的。

  喔,忘说了一点,她对于机械也生来熟巧,准确的说就是她只在行这两点。

        ----------

  “瓦尔莱塔女士,请问您日常喜欢干什么?”

  “嗯... ...我比较喜欢自制一些布制品吧”坐在红皮沙发上的长发女子这么说着,是当时有名的女演员“瓦尔莱塔”她的演技棒的惊人就连服饰都是她自己设计的,简直就是“完美的明星”,每个电影导演都想请她来演,她推辞的也很少,所以时间基本都是安排满的。不过现在娱乐圈不太稳定,她可以抽空一个人逛街买买日常用品

  “这块布料很不错,这位女士您看一下?”服务员拿着一块丝绸布料,纯白的颜色,如同天使制造出来的产物一般“嗯...很不错,我决定买它了”瓦尔莱塔左手托着下巴,右手摸着这块布匹,寻思着拿着块布料做些什么【也许可以做个礼服?】她这样想到

  拿好包装袋的瓦尔莱塔,边准备回家。喔对了,她不需要任何的伪装,小店她都会去,人们也已经习以为常了,基本都是合个影纪念或者要个签名,她也很开心有那么多人喜欢她。

  ----------

  “嘿,又遇见你了瓦尔莱塔。”克利切似乎是预判到了一样,早在孤儿院门口等候“进来喝杯茶?”她笑笑便跟着克利切走进去。“最近孩子们怎么样?皮尔森先生。”“当然克利切对孩子们可好了!”克利切指了指那些孩子,他们在追逐打闹,很是开心...但是唯独那个女孩,看着他们,被瓦尔莱塔发现了立马跑走了。这孩子让瓦尔莱塔很好奇,或者说是更好奇她手里的娃娃

  ----------

  “小特,你说那个姐姐回来带走我吗?我不知道...但是我很喜欢那种有气质的大姐姐,我之前在海报上面也看到过她!”女孩对着布娃娃自言自语着,她很喜欢瓦尔莱塔,第一眼就产生了依赖感,虽然说她不知道那位“姐姐”是否还会再来,多久再来呢?一切都是未知数

  瓦尔莱塔还有事就先走了,孩子们也到了晚饭时间。时间过得很快,女孩还没有欣赏完那位有着独特气质的女士。想要了解她想要向她搭话,但是胆小阻止了她想要实践想法的作为。

  “瓦尔莱塔...”这是她唯一听到的关键词,是在克利切和瓦尔莱塔的谈话中听到克利切喊她的名字,不停的念,梦里都有这个名字的出现... ...

  ----------

  瓦尔莱塔早早回到家中,随便糊弄些菜匆匆吃完便琢磨着那块布料

  “婚礼服也很不错...但是又不适合,礼服也不是... ...喔,天哪想不到该如何是好”挠着头在那里思考着。

  她抬头看了看天空,夕阳很美,但是没有那个女孩的眼睛美,她不禁这样想着。“老天!我在说什么呢”她拍桌站起,为自己刚才的想法感到羞耻...那个小女孩的娃娃衣服虽然颜色很难看但是衣服的整体感还是不错的,皮尔森先生也说过她喜欢缝纫,这块布料如果是她会怎么处理呢?瓦尔莱塔把这块布料塞进了包里,在计划表上添了一项。

  [去孤儿院和那个小女孩聊一聊这块布料]

  她满意的看了看明天的计划表,很空,无非就是:吃早餐,晨跑... ...

  ----------

  早晨,孩子们在吃着面包,只有女孩没有心思吃,她只在乎瓦尔莱塔女士今天会不会来,克利切也只是摸摸她的头安慰她说“会来的”。

  果不其然早餐结束后的半小时,瓦尔莱塔推开门进来了。克利切看了眼她对女孩说“你看她会来”“什么?”瓦尔莱塔疑惑的看了看他们。

  ----------

  “这里...还有这里画一笔”女孩认真的画着设计图,虽然很抽象但还是大致看得出这是什么。“你叫什么名字?”这个使瓦尔莱塔疑惑很久的问题,问出口,女孩顿了顿“非常抱歉瓦尔莱塔女士,我... ...没有名字”她缩了缩身子,觉得这件事无比的羞愧。

  “嗯...你的娃娃叫小特那么你叫特蕾西好吗?”

  “特蕾西”听到这个名字女孩的眼睛里闪烁了一道光芒。“特蕾西”她很喜欢这个名字,“特蕾西”就是她,她就是特蕾西。

  --------

  瓦尔莱塔很喜欢特蕾西,和克利切商量了一下,把特雷西领回了自己家。“天哪,瓦尔莱塔女士的家好大,好漂亮”特蕾西左看右看的环顾着新家,这是她从未见过的,梦寐以求的房子,更幸福的是和她喜欢的人住在一起。

  “喜欢吗?”瓦尔莱塔轻笑一声,觉得特雷西的反应过于可爱。“喜欢!”特蕾西疯狂的点头,点头都不能全部表现出她的喜悦。

  

  “欢迎回家,特蕾西!”瓦尔莱塔向特雷西伸出一只手。就好像她们是上辈子的姐妹,在这一辈子

  重逢。

  ----------

  她们每天讨论布匹,缝纫,给“小特”制作新衣服。或者就是特蕾西去瓦尔莱塔的拍摄地点看瓦尔莱塔是如何拍戏的。每一次,每个动作,特雷西都会发出感叹。

  她们很满意每天的活动,只要是和对方在一起做的都很有趣。

  她们不可拆分。

  end

  

感谢看到这的你!希望能有意见,评论

(你写那么烂怎么会有人看orz)

  

  

私设

私设的欺诈


用kila做了一下,不是很好,还请见谅orz


链接评论


私设欺诈

设定:  瑟维·勒·罗伊

  身高:176

  年龄:38

  喜好:魔术(魔法),茶(各种)闪闪发亮的东西(乌鸦??)

  厌恶:甜食,小孩

  性格:随天气改变,害羞老男人(bushi

  身世:从小就可以让物品漂浮,自以为是“魔术”,家里人也请了师傅,师傅发现了这一点并想要杀掉瑟维,最后瑟维出自于反抗把师傅搞死了

  克利切·皮尔森

  身高:173

  年龄:32

  喜好:缝纫,修东西,甜食,小孩

  厌恶:茶,咖啡,下雨天和上流人

  身高:为保护流浪狗和偷狗贼发生争论,不幸左眼被打伤和瑟维在舞会认识

  ●没有第五规则,没有监管者!不会修机!没有庄园!!!大家都很和谐

  ●克利切没有孤儿院,和艾玛在花店认识的

森林中的恋人

    *ooc!
      *鹿幸
      *  双视角(有一点点

    “班恩...?”缩在被子里的幸运儿探出一个头,打量着面前的人。身前的人,伤痕累累。枪伤,鞭伤,刀伤,以及被硬质物体撞出动乌青块。“你怎么了?!怎么会...”班恩摇摇头,示意没有什么问题。“不用勉强自己,我来给你清理下伤口”幸运儿,从床上下来,拿起药水和棉花小心的给面前的人擦拭着伤口...

  他没有名字 他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来,似乎像是凭空出现的,记忆的开始,是在一片丛林之中,周围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恐惧,寒冷的感觉遍布了全身,开始不自觉的打颤“哈,好冷...有人来救救,我... ...吗”虚弱的身子倒在了森林里。

  “要救吗?万一是演戏的呢,人类都善于伪装,也许我不该被他的外表所欺骗,不过,他的脸色很苍白勉强信任一次吧。”经过心理多数的争辩后,他抱起了他,待会了自己的小屋,熬汤,煮药。该如何对待病人的他都照做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如此相信眼前的金卷发男孩…鹿头的面具已经无法摘下,任何人估计都会会被吓到忘恩负义的想方设法的逃离吧,已经习惯了,不如说是不需要报恩了,滚齿他的地盘是最好的选择。他只希望这个弱不禁风的小男孩可以自己离开这里。

  

  “哈,头好晕...”男孩缓缓从床上做起来,捂着头适应着刚刚起床的不适感,“这里是哪里?我还活着...?”看着周围陌生的小屋,和柔软的被子,包括身边刚熬好的药。是哪个好心人呢?他这样想到。知道鹿头男人打开房门,答案都揭晓了。

  两人对视了几秒中,“你... ...”不逃跑吗?还没有说出口便被人抢先一步提问“是你救了我吗?谢谢你!我可以帮你些什么吗?”谢谢?帮忙?已经很久没有听到有人会这样对自己了,班恩这样想着,有的时候连话都不会说了,因为没有人愿意和他交流“怪物”这个词他认为是比喻他的,已经习惯了...

  “叫,什么,名字?”班恩断断续续的说道为了不吓到面前的男孩,外表凶猛但实则内心相反,如同森林女神那样细心的心灵,并没有夸张讲诉,事实便是如此。男孩挠挠头,不好意思的回答道“我...也不知道我叫什么,也不知道从哪里来。”柔顺的金发,就像天使的发质一般,如果他是凭空诞生到人间,被“善良的怪物”所收养,那么他一定是非常幸运的了,有什么比可以保护自己的“怪物”更安全呢?

  “就叫你幸运儿吧”“好啊!”回答出乎意料,本以为他会嫌弃,但却没想到很爽快的答应了。“你,不怕我?”憋在心里的话吐露出来,不知道是好还是坏,班恩还是第一次不想被人讨厌准确来说他有点不想知道答案,他...怕失去。“不怕呀,我的救命人我是不会怕你的!以后请多指教了。”幸运儿向他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明明是我救了他,但为何我感觉是他就了我呢?班恩的心跳得很快,比平常要快。“好人有好报,也许我今天真的理解到了这个理吧”班恩轻声说着,把幸运儿身旁的汤端给他“来,喝了,你的身体会尽快好起来的”“谢谢,啊对了我会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的名字?如果听到了我的名字他会觉得和我完全不符合吧,一定会嘲笑的...算了,当作一次信任吧“班恩,我叫班恩”

  幸运儿愣了愣,笑了起来“噗哈,班恩先生的名字还真是和本人一样温柔呢!我很喜欢班恩先生”喜欢,第一次,有人这样说,他,是天使。是大自然的恩赐…

  “你也是,我也很喜欢你”班恩客气的回复了幸运儿。幸运儿低下了脸,在班恩看不到脸的角度,他脸红了。

  昏迷在森林里的人,爱上了救助他的人。双方就如同是大自然精心捏造的,两人缝缝补补,互相依靠。只是这份心意,他们各自意识到这份心意了吗?

  

  -----------------------

  “班恩先生有什么要帮忙的吗?”幸运儿拿着洒水壶,拍拍班恩的肩,想要帮助他些什么“帮我把后院的花浇一下水吧”班恩指着后院,那里的花虽然都是些野花没有什么品种的,但都很好看,应该说是班恩和幸运儿培养的好。“对了,我今天可能会晚点回来...”幸运儿顿了顿,他不希望班恩出什么事“啊,有外侵者?”“是的,放心我会没事的”

  班恩说着没关系,但是自己也不知道会不会没事 他每次都会拼了命的守护这片土地。幸运儿嘴张了张但依旧什么都没有说‘别走’说不出口,也不能说出口,他知道这里就是他们的家,唯一的家,更是班恩生命的一部分,这也是班恩的工作,他不能干涉,不能阻止。能够做到的,只有祈祷。‘请这片土地的神明保护班恩先生’幸运儿双手合十闭眼,小声低估着为班恩祈祷。

  “咔嗒--”在不经意间,班恩出门了。他每隔两天便会出去巡逻一次,无大碍都会带着幸运儿,但这一次他没有,森林守护者的感官都很敏锐,他能感受到,有不怀好意的侵扰者来了。“ 班恩先生…”幸运儿拿着水壶的手更加用力了起来,下唇被咬出血印,为自己的懦弱,娇小而感到气愤,他更希望可以帮班恩更多的忙,而不是一味的被照顾。

  
  -----------------------

  “嘿嘿这里风景不错啊!咱们要不带在这野营?”一个类似于高中生样的身穿橄榄球队服健壮男子说道

  “喂,威廉你可别忘了,我们来这里是为了捕猎” 拿着麻醉枪和猎枪的女人示意他不要忘了自己的目的

  “是啊,玛尔塔美女说的多对~你看看你神经大条的”这位身穿西部牛仔风的男人背着绳索准备随时随地套住猎物

  ‘还有......’班恩做着分析,回头往后一退,刀刃从鼻子尖划过‘你,一个退伍的佣兵’对方看起来都是不好惹的货色“反应还挺快,只可惜体格太大”佣兵吹起口哨 示意同伴这里有猎物

  “嘿 萨贝达那里有情况,咱们赶紧过去吧…”

  “看我的,来给它个措不及防”高中生抱着个球迅速冲过去,直冲冲的装在班恩身上“呃...”班恩捂着脑袋 试图赶紧让疼痛消散,疼痛刚刚消散鹿角便被勾住,随感觉到有什么锋利的东西划在了自己的手臂上面。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些入侵者们终于被他赶跑了。他也半死不活的回到了家,他坚挺的站着,不让幸运儿太过于担心。

  “班恩先生!”看到回到家的班恩,幸运儿先是开心,再是心疼“一定很疼吧,你赶紧躺下,我给你处理伤口!”伤口遍布全身,但是都避开了致命的位子,尤其是那些刀伤‘谢谢...’感谢他们留了一命

  

  -----------------------

  “你,放水了”“嗯,我觉得他很拼命的守护这里,一定是有什么原因,所以留了一命”他拽了拽兜帽,头低了下去“给他个教训 叫他个头那么大”

  -----------------------

  “我喜欢你,幸运儿”班恩举着一束野花对着幸运儿单膝下跪“我不会说什么情话,但我知道我爱你”坚定的眼神,让人一眼就能看出他的忠诚“虽然,我们是同性 但我 忍不住爱上你”

  “噗,我也喜欢班恩先生!”幸运儿笑了笑上前抱住班恩。

  “你知道我为什么叫你幸运儿吗?因为遇到你就是我的幸运星”

  森林里住着一对恋人,他们很相爱,懂得彼此。

  那是一个“怪物”和一个金发男孩的故事。

  -----------------------

  那么,你对这个故事满意吗?

  -----------------------

  感谢看到这的你们!!这里第一次写鹿幸,写得超烂哭哭

  

《不一样的你》——杰佣

  

  *ooc 

  *杰克视角

  

  佣兵奈布萨贝达?看起来是个有趣的人呢。左手拿着精致的玫瑰刻印茶杯,右手拿着借来的求生者资料

  第一眼这就是醒目的一句话“廓尔喀弯刀不会向同伴挥去!”既然是在这不平衡的庄园,居然还会有这样的自述啊,真是有趣。

  “那个佣兵太皮了,每次都挑衅然后就上头,真是受不了”“根本钩不住啊!”真的那么厉害吗?真想看一看啊...尖锐的指刃在空中挥舞,迫不及待的想要遇见他。不知道在雾区可以待多久呢?

  

  哼~哼哼哼~哼着小调,坐在皮质座椅上,等待着求生着的来到,今天会是哪些人呢?过了没多久,便有求生者来参加这一次的“狂欢”医生吗?哈,还真是个烦人的角色…得尽快铲除啊,空军…啧,还真是麻烦得带“兴奋”了吗…慈善家,我隐身了基本照不到还算个没用的家伙。思考着怎么对付这些人但是总觉得漏了一个,撇头再去看,一个坐在最边上的人…

  带着兜帽和旧伤,没有见过。看样子应该是佣兵?今天的运气不错呢,居然“梦想”成真了。让我来看看,你真的像他们口中那样吗?过会就可以揭晓了。

  居然是新地图“月亮河公园”吗,我倒要看看他在这种环境下会如何

  跨大步伐往各个电机的方向走去,也同时期待着雾区的出现,真是奇怪啊,明明已经到了雾区出现的时间了啊,但是为什么没有呢?话音刚落,不远处出现了雾区,不在电机附近。是在玩吗?走到雾区附近,听到了旋转木马的声音

  “喂,你们快来玩啊!”“克利切也要!”“给我修机啊,还不知道是不是佛系呢”“……”

  在远处便听到了求生者的声音,噗真是有趣,如此掉以轻心,如果我不陪他们玩呢?会怎么样?抱怨,沮丧 还是?对我来说都无所谓,只有杀戮,躲避才是这个游戏的机制,可想而知这些人把这场游戏当作儿戏来玩了。

  也好,还很省力。

  

  “呃啊!”医生恐惧震慑,这是惩罚哦,艾米丽小姐,谁叫你如此贪玩呢?把人拴在气球上面走向狂欢之椅,哼哼~哼~下一个会是谁呢?远处有光,是慈善家的灯光吗,看来是想“照瞎”我来救人啊。不过,我隐入雾都,你可还知我在何方?失去了目标 只有心跳还是什么样的表情呢?

  一脸“对方去哪了”的茫然表情可不行哦,皮尔森先生,雾区出现了,雾刃足够让你陪葬在这。左手用力向前挥去,面具下面得意的笑着,看来要集中了呢~

  一道红光闪过来“呃…”打到佣兵了?这个预判不错啊,医生被救下来了,还剩下三台机。难怪刚才没看到他,原来一直在默默无闻的修机啊。还真是让我有点惊讶呢奈布萨贝达。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什么时候来的呢?玛尔塔小姐…开启“兴奋”刚好附有火焰精灵的枪对我无效,只是红雾有点碍眼罢了

  

  医生这一次该回去观战了啊,刀刚要挥舞便被一个声音吸引住了“喂,追我啊!”转头一看,是一个已经在板区等待的佣兵,哈哈哈真是有趣啊,我还没见过这么对监管者说话的人了“萨贝达先生你还真是有趣啊”慢步过去 现在觉得如果可以留住他,其他人便可以不管了。对方愣了愣“我和你熟吗?”我并没有答复,从这场比赛开始,你我便是熟人了。

  居然还站在我面前,不怕么?那如果雾区出来了又会怎样呢?还真的是有些期待呢。“喂,这次杀了我他们就放走吧”?听到这句话,愣了一下,一时有点不敢相信这是求生者的话。我看见的那些只有落荒而逃,不惜丢下同伴。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啊“可以,萨贝达先生”

  对方敞开双臂“你懂你要做什么了吧?”这还真的是第一次那么不想挥动指刃呢,不过既然是你的意愿,那么…

  “你为什么会说出那种话呢?”看着在狂欢之椅上的人,心里居然会有些难受。喂,杰克你可是个开膛手啊…这一次是杀一放三啊,肯定会难受的。不,不对,不是因为这个“喂,下次你可以不用这么做,谢谢你这次配合”他笑着那么说“他们赛前说,这局如果是月亮河公园要好好玩…估计你没看到吧?”说完他便低头,你也很想玩的吧…但是为了哪些不让人省心的队友只能和我做协议了么。

  不过,队友上椅了,还能继续玩的话,这种人还不如杀了呢,真是不想放走啊…那一瞬间,我便觉得如果放走你我心甘情愿。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呢?估计是觉得他有趣吧,或者…我自己也搞不懂的感情

  【大门可开启】

  “他们应该玩够了吧…”他抬头看向了一个大门的方向“下次,我带你玩吧”不敢相信自己会说出这种话,“哈?”他也不敢相信,但是心里就是很想说出来。时间到了,他观战了…还有很多话还没有说呢,算了下次也可以说。

  这局 投降吧,已经没有意义了。

  医生:杰克后半局都不在啊!

  慈善家:是啊,克利切玩了一整局呀!

  呵 真是不知感恩的家伙

  【奈布·萨贝达离开】

  【杰克离开】

  玫瑰手帐...这东西已经放着有灰了,也许偶尔带着也不错…“叮咚”这个点会有人来吗?

  求生者...是萨贝达先生?“请问…”话语被打断了“这个 给你擦指刃的,我走了”啊…还没来得及道谢呢,害羞吗?玫瑰红的,还真是和手帐配啊。噗,您真是太可爱萨贝达先生。

  很期待下次的见面哦。萨贝达先生

  

冲鸭!!

冠冕堂皇:

50热度亲身经历的小短篇是杰佣的,高甜的那种!!!
100热度下一回更新直接发表三篇
作为鸽手真的是不容易了(猛男流泪)
150长篇云霄飞车,打底1000字(肉渣真的是绝命挑战了)
250热度杰佣连载同人文,长篇原创,剧情+车+糖,说不清楚反正不会很差!(我用头发誓)

❗永久有效❗
真的一点不慌,因为第六感告诉我——撑死到25热度(抱头痛哭)

冲鸭!

此示_禁止转载:

好像可以转载了呢

普通品质黄老板:

就挂到12点。
十张车只画杰佣/黄佣(苍蝇搓手.jpg)无码的。

ps已经开放转载,我要看看谁敢安排我吸吸。

《烟火宴会》—欺诈 大红袍×天青石

*采取了冬菇和文沫太太的二创设定

*文笔渣

*大红袍和天青石的视角,会有其他的嗷!

*是糖!


以上可以接受,看下文:

  今天又是平静的一天,克利切家的海盗依旧和婚礼和庆典出海;绿翡翠依旧出去勾搭别人;紫石英也蹲在角落自责...画室也依旧在揍白金

  天青石?天青石当然一早就吃完两人份的早餐出去和大红袍约会啦!早餐是绿翡翠的,他更加早的出门。

  “大闸蟹!!”天青石挥挥手向大红袍的地方跑去“甜甜圈!!”大红袍也张开着手跑向天青石,就如同夕阳下的奔跑两人十分的默契,距离也是算的非常好,每人个跑十米就抱住了对方

  ”甜甜圈,你要看我新的魔术吗!!“”好呀好呀!“

  大红袍变出了几个小爱心,漂浮着,那里面是大红袍和天青石的合照,天青石愣了楞,”甜甜圈这个是草莓味的,你不吃吗?“天青石看着爱心,快速的摇头

  “克利切看到里面有大闸蟹和克利切!不...不忍心吃,克利切想保存起来!!”久违的不吃!!!他是天使吗?!我以为他会一口吃掉的!!这是什么天使??大红袍的内心咆哮。

  两个人紧紧拥抱在一起,不停的重复“大闸蟹嘿嘿嘿~”“甜甜圈嘻嘻嘻~”

  手牵着手去公园喂鸽子,坐海盗船(海盗:喂喂喂,来我这的真船啊!)玩激流勇进和过山车... ...


  美好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一眨眼已经7点了,“甜甜圈这附近的广场有烟火哦,而且好多卖吃的摊位。”大红袍低头看了一眼手表“离放烟火还有一个小时,去逛吗?”

天青石舔着冰激凌,冒星星的点头“好啊!有吃的,克利切一定会去的!”


  手拉着手,往广场走去。大红袍给天青石买了一个糖苹果,天青石一口直接把冰激凌吞掉了。“大闸蟹这个好吃!克利切也给你尝尝!”天青石把糖苹果放在大红袍的嘴边,大红袍舔了一口,回味了一下,托着下巴分析着“有点太甜了啊...甜甜圈你没关系吗?”天青石摇摇头继续舔“是我多虑了!我家的甜甜圈就是棒!!”

  说完把还在舔糖苹果的天青石抱起来举高高,给路人塞了一口狗粮。“大闸蟹,克利切有点累了,去占个地方休息一下吧!”“好啊甜甜圈~“

  广场中间有个平台是主持的地方,看来今天是有什么活动呢,没有座位,地上铺了一层地毯,很干净,是给人休息看烟火的地方,这个设计是希望能给人野餐看烟火的感觉吧...

  天青石和大红袍找了一个角坐了下来,静静的等待着烟火。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动,等待的人越来越多,大红袍也给天青石变了很多魔术,但是大多数都被天青石吃掉了。唯独那个爱心相册,天青石好好的放在了口袋里,准备回家放在卧室显眼的地方。

  支持人登上了平台,拿着话筒“感谢在场的各位来参加活动,那么今天是我们广场的三周年,所以打算弄一个烟火宴会~烟火还有10分钟就要开始放了!请大家找一个舒服的地方观看吧~”支持人把话筒放好。去找工作人员谈话了。

  10钟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很快烟火就要飞向天空,绽放最美丽的自己...

  “让我们来倒计时!”支持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十...九..”台下的人也跟着一齐喊,天青石也不例外,喊一个舔一口糖苹果“八...七...六...”大红袍牵着天青石的手也一起喊“五...四....三...二...一!”


  伴随着xiu的一声,烟火在天空绽放了,红的...蓝的...紫的....彩色的...白的等等都同时在天空绽放”哇!大闸蟹你看,有我们的颜色呀!”


  “是啊,很好看呢”大红袍看着天青石指的颜色“克利切要和大闸蟹在一起一辈子!这样就有吃不完的食物,和独一无二的大闸蟹啦!”天青石舔着糖苹果看着烟火,立下誓言。“瑟维,也会给甜甜圈变一辈子的魔术的~”


烟火下的两人亲吻着对方,手牢牢的牵,着可能是这幅场景最美好的画像了...“大闸蟹的嘴是甜的!克利切喜欢这个味道!!”

  “我也喜欢甜甜圈的味道哦~”


大红袍×天青石的视角完啦!这对超可爱!!可惜我写不出1551

感谢看到这的你们!爱你们!!